深度中毒

一個文筆極渣且嚴重ooc的懶癌晚期小小小小段子手
目前努力向一名畫手進發。
(其實是腦洞奇小的文渣段子手)
吃各種cp,最近吃的是梅林羅曼,華武和p5水仙
各種廚,廚王濠鏡,羅曼,傑基爾,海德,波特和鶴丸。其實還有其他ww

【梅林羅曼】低聲細語


ooc.

--·----- ---·---
「因父、及子、及聖神之名。亞孟。」

又是一天,如是一年。

悲是一秋,如隔一甲。

羅曼對離去的印象著實不太清楚,特別是梅林回阿瓦隆的日子。

「嗯?」梅林對羅曼輕輕地哼出一個音,似是從花園的深處傳來的。

羅曼別個頭,嘴裏似乎又在輕輕細語著什麼;不過梅林並沒有聽到,就回去他應處之地。

這一個十字路,他們分開了。

他們各自遠去,似是不曾相交。

梅林對羅曼的離去也沒什麽好説的,這次他又對遠處呢喃一句;這次羅曼沒有聽到,因為他已經回去了他的歸所。

「不要走」又是誰對誰的呢?這帶著花蜜甜的珍重語句。

他們都不是。

「亞孟。」

【梅林羅曼】留言
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

把寒冬的你比喻成一盞燈

把仲夏的你比喻成一場雪

把初春的你比喻成一幅畫

把季秋的你比喻成一首歌

你把我的心臟狠狠地掏出

我把你的身軀靜靜地放下

歌是一首季秋的浪漫情調

畫是一幅初春的細膩思緒

雪是一場仲夏的反叛遊行

燈是一盞寒冬的連綿舊憶

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

fin.

應該是梅林的留言。
純粹個人的有感而發
我知道很渣就是了
有點不好意思打tag

極度ooc注意
我流梅林和羅曼注意
病句注意
不知道寫什麼。
短小。
小彩蛋。
以上ok請向下。
--·----- ---·---
要說雲,不是一片空白。
要論羅瑪尼對雲的看法,總是曖昧的。
不看旁邊的夢魔,羅瑪尼抬起頭。
夢境依舊如常的空虛,黑與白,甚至其之間的灰,都沒有;不存在顏色的慨念,而是白紙黑字上的意思。
只是那片雲。
看似虛無的集合體,觸碰不到,亦是無比遙遠,或到處皆是。
黑了,白了,顏色漸漸明顯,到了灰也出現,那味道不知叫偷夢人如何描述。
咣噹。
雲散去了,不留一點痕。
夢魔也離去了。
誰都不在。
問誰隱去了那雲?
不外乎你和偷花人。

梗。

奇設堆放區。fgo專區。主梅林羅曼。歡迎借梗。

平行迦勒底
己過終章的(歐皇)master的迦勒底的五寶100310的梅林x過去未肝完然後棄坑的master的迦勒底的醫生

私立迦勒底中學(全員向?)學園paro
很怕自己寫不來

枕頭與夢魔(?)

學園paro(gc三人組?)

現代paro
網紅梅林x粉絲羅曼

花草paro??????????
花梅x草羅
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麽鬼

k paro
某代的k,大概是架空
花之魔術師梅x前(?)王羅曼

守護神paro
花之魔術師梅x沒用的守護神羅
每次看到沒用的都會想到那個手書,一把刀

abo
a梅xb羅(a所)

大概就這樣了。。。
應該不會填完。。。
好像很多啊。。。
伊莉雅墜機了
絕望.jpg

禮裝GO居然墜機。
這真的嚇到我了。
抽不到醫生禮裝的我。
哭唧唧。

Cynic

羅曼中心注意。
bgm:cynic
それでもここにきて 終わりだけ思えばいい
即使如此我還是來到這裡 只需想著如何結束便可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似乎有什麽開始從內在崩壞了。
到底是什麽呢,能支撐自己走到現在。羅馬尼這樣自問,倒不如是在自我否認。明明前路也是一片茫茫的未知,卻是害怕後方的漆黑而裝作堅強地向前一步又一步。
到底是什麽呢,能支撐他走到這裏?
是害怕嗎?
是的。
即使如此他還是來到這裡,只需想著如何結束便可,便是放棄所有歸回塵土,向那無盡的「無」進發。
他曾經想要半途而廢,但身體又不自覺地動作,後來回想又覺得愚蠢至極。明明在維持通訊和搜索過去和未來的特異已經十分勉強,卻是用一貫溫柔的笑容在誑騙他人。
到底是什麽呢,能支撐他走到這裏?
是害怕嗎?
不是的。
其實是支配心靈的愛啊。
又是一個無法說出去的思念,又是一個無法到達的盡頭。在層層交錯的記憶裏,細細尋覓,無法抹去,卻又無從想起。露出手和指環,開始唸頌起熟悉又沉長的咒語,沒有比這更擅長的事了。
向那個緋紅的天空刺去,用盡所擁有的,所得的,所歷的,這便是他的信仰、堅持、追求和解放。
從一開始,這是為甚麼呢?
這只有羅馬尼•亞基曼自己才知道。
這便是羅曼醫生在人世間匆匆忙忙走過的十一個年頭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啊。。。終於碼出來了
其實有一大部分是參照原歌詞的,不介意的請收下我篇文筆渣的小刀片吧。
歌詞來源:https://m.gamer.com.tw/home/creationDetail.php?sn=3204508

小段子隨想

突然想到濠鏡在佩德羅家的初期,真是讓人心疼。抱抱濠鏡。寫到最後就已經不知道在寫什麼了。
本人第一次寫文,請大家原諒ooc等情況。本來人非玻璃心,但拒絕惡意亂噴。
ps:在考慮到因為是初期,濠鏡心裏依舊是叫少主做哥哥而不是先生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佩德羅外出航行的時候,王濠鏡一般都是在碼頭和沿海的小街道。
王濠鏡走在小路上,一邊踢着小石頭一邊走着。
一年前王耀把王濠鏡交予佩德羅,現在的王濠鏡也只是一個十分小的孩子,盡管天生性格成熟,以前帶著兩個弟妹,但也不能否定他只是一個孩子。佩德羅有時候也覺得這個孩子太過於冷靜,不乎年齡,但正因如此,才給他省下了不少功夫。
孩子的感情十分敏感,當然也會不禁胡思亂想。
如果我能幫到哥哥就好了。
如果我不是這樣沒用就好了。
如果我從來都沒有存在過的話,
哥哥會否不會傷心呢?
那時候的王濠鏡不敢和佩德羅説太多的話,他怕佩德羅。
石頭掉到水裏去了。
「呯嗵」
王濠鏡蹲了下來,抱一抱自己。
突然一陣聲響,向碼頭看去,是佩德羅回來了。
王濠鏡起身,向碼頭方向走去。
風太大,他揉了揉眼睛,紅紅的。